伴鱼CEO黄河:用头条方法论做教育

2019/06/20/ 15:32

黄河,伴鱼CEO,原今日头条产品合伙人。

在左林右狸频道和黄河两个多小时的对谈中,今日头条的印记在他的身上贯穿始终。

从九九房时期开始,黄河就和张一鸣一起合作创业,九九房的房产推荐系统、信息分发处理架构,也为后来今日头条的诞生打下了基础。而“今日头条”这个名字,就是黄河想出来的,他起名字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会进行详细调研,要琅琅上口,同时清晰准确地反映产品定位,“今日”是时间线,“头条”体现了新闻属性。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

2015年,黄河从头条出来,想要独立做点事情,开始选方向,“教育还是我挺看好的一个方向,因为我也是家长,我现在小孩10岁,教育是刚需的大市场,尤其是少儿教育这块,从线下的教育到互联网教育正在发生快速变革。”

黄河发现,传统的教育机构更多的是以线下为主,但是教育的互联网化优势越来越大。一是效率明显提高,不用路上花那么多时间;二是可以连接世界各地的优质教育资源。线下教育机构受师资影响很大,有很多地方由于没有老师进驻开不了校区,有很多地方老师可能也不愿意去。但是互联网教育其实可以把最好的老师连接到各地,比如做语言培训,美国、加拿大的外教老师都可以被互联网连接聚合成庞大的师资池。

“之前我们做头条经过了整个移动互联网,到那个时间点上,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也越来越小了,大的纯互联网的机会(比如资讯社交电商)也越来越少了,剩下的机会更多的是业务垂直的方向,教育是一个要做得很深的垂直方向,对巨头来说也不好做,我觉得这些都是我们创业的机会,所以就选择了教育。”

至于如何做教育,黄河对左林右狸频道谈及头条对他有很大影响。在管理、战略制定方面,伴鱼也延续了头条的基因。黄河谈到,头条在和巨头的激烈竞争中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

首先,敢于定很高的目标,头条每年的营收目标都很高,而且在基数已经很大的情况下,还敢去制定几倍的高目标。张一鸣的愿景和目标非常大,所以也推着每个人都极致地努力工作,又有想象力,敢于迎接挑战。

其次,很多公司其实都是相对比较静态的组织,比如创始团队的CEO比较擅长什么,就去做那些事情。但头条肯定不是,头条是进化的思路,组织是活的,要进化,如果认定一件事情很重要,而且有机会做好,即使当时不擅长,也要把优秀的人找来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比如原来头条不擅长推荐,就从百度找到足够优秀的人,并且我们自己的人也同步成长,逐渐就变成了一个擅长推荐的团队。”

伴鱼亦是如此。虽然黄河此前并没有教育从业经验,但当他选定在线教育之后,就会迅速学习积累认知、搭建技术产品框架、根据实际反馈进行战略调整。

2017年底,在线少儿教育赛道已然玩家众多,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市场上约有 27个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品牌,市场看来俨然一片红海。但黄河认为,绝大多数后来者都在模仿 VIPKID,几乎都是同质化竞争,冷静下来,独立思考,走差异化打法,其实可以在一片所谓的“红海”中找到蓝海。

黄河将互联网教育创业团队分为两派。一派是偏传统的模式,只是将上课场景放在了互联网上,但整个团队都是偏传统的,创始人之前有教育行业经验,但对整体互联网产品技术、流量没那么擅长。另一派则是互联网基因比较强的团队,擅长做产品、流量、内容变现,但是教育服务环节会遇到比较大的挑战。

伴鱼则吸取两者所长,一方面做好前端的互联网产品技术,通过伴鱼绘本这个“抓手”打造自有流量池,实现低成本精准获客;另一方面做好后端的服务环节,并且打通形成合力,打造全场景闭环。

目前,伴鱼的技术团队有一百人左右,而服务团队则有四五百人。“绘本其实是我们一个很大的差异点,算是我们的一个抓手,但是后台的服务还是取决于我们的战略认知。我们认为,做教育这块,服务是必须的,再重再累也要做,所以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把它做好。”

内容方面,伴鱼选择和国内外著名教育出版机构合作抢滩优质版权。2018 年6月,与外研社达成版权授权合作;2018年8月,和全球学科分级读物和教学配套资源的重要出版社之一的Teacher Created Materials (简称TCM )达成战略合作,TCM将正式授权给伴鱼上百本分级读物。10 月,与全球最大的英文书籍出版商之一的哈珀·柯林斯( Harper Collins )达成合作。31日,与培生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携手打造国际化数字教育内容。

师资方面,伴鱼从英美加澳四国招募外教,要求100%具备教师专业认证,具有与学生教育互动的激情和引导力。


至于为什么要做绘本,主要出于两个原因。

其一,流量问题。黄河从头条做gogokid的尝试中吸取了不少经验。

黄河认为,背靠头条的gogokid流量是巨大的,但是在线教育需要的不是泛化的流量,而是需要精准流量。“如果是一个根本没有太多需求的场景的流量,其实转化起来反而对团队是一个包袱,需要电销去沟通,需要不断地去约课,约完了其实也不能转化。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头条的流量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不一定那么精准,导致对gogokid的帮助就没有那么大。”

当时黄河团队研究了所有竞品,都是通过广告来获客,在流量稀缺的情况下,其实竞争会越来越激烈,最后变成谁出价高,谁有流量,导致成本飙升的越来越高。伴鱼绘本打造的就是英语听、说、练的学习场景,覆盖的人群和场景非常精准。而且通过工具内容,也可以触达更低龄、更下沉城市的用户,战略意义也非常重大。通过绘本建立用户池,可以获得精准流量,达到低成本获客和高效率转化。通过低成本获客,伴鱼在 2018年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000万,其中付费用户达14万+,2018年前9个月营收增长达11倍,续费率达97.1%。


其二,效果问题。在黄河看来,其实教育这件事,最终大家关注的还是效果。

光靠打广告能打出一些知名度,但最终不会成为一个特别好的教育品牌,好的教育品牌一定是要有口碑,要真正带来好的学习效果。而语言的习得,一方面需要单词语法等知识层面的积累,另一方面则需要大量实践练习,获得技能层面的提升。

黄河对左林右狸频道解释,“我们认为只是通过跟外教上课学英语,这种形式和频次是不够的。因为外教上课一周上三次,一次 25 分钟,加起来每周接触英语也就一个小时。对于学好一门语言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通过绘本,可以给学生打造一个高频的语言环境,既可以听native speaker读绘本,也可以自己朗读,录制自己的绘本,然后通过AI语音打分,可以告诉小朋友哪里读的好,哪里读的不好,哪个单词读错了,标红出来,然后不断改正练习。

读完自己的绘本,还有围绕绘本内容的练习、闯关、PK,最后还有social learning环节,可以和其他学生进行互动沟通,获得学习上的社交激励。这样低成本、高频的语言学习场景更有利于学生真正学好英语。

伴鱼绘本通过累计海量的用户学习数据,不断的完善着用户的学习路径,同时和伴鱼外教课和AI精品课有机的协同配合,帮助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

“我觉得互联网教育未来的空间有两块:效率+效果。”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