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玩家不断入局网络互助计划,发展前景尚不明确

2019/04/10/ 18:48

近半年来,网络互助市场有点热。4月9日,电商巨头苏宁推出的“宁互宝”已经启动内测,准备在网络互助市场里分一杯羹。早在苏宁之前,各行业巨头就已经纷纷入局——蚂蚁金服高调推出“相互宝”、京东金融推出了“京东互保”、年前滴滴金融的“点滴相互”也低调入场,目前赛道内体量最大的水滴互助,在2月底用户已经突破了7000万。


图:2019年2月网络健康互助平台用户规模统计

网络互助元年,千亿市场风起

其实网络互助行业真正走到聚光灯下,还得从2014年说起。那一年,国务院发文鼓励保险业发展提速,其中明确提出了“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险”。到2015年初,保监会又颁布了《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希望通过相互保险扩大全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同时丰富了国内保险业的市场组织形式。

彼时从全球市场上来看,相互保险已经是一种成熟的产品:2013年全球相互保险保费收入达1.23万亿美元,占全球保险市场的26.7%,覆盖人群8.25亿人,相互保险组织总资产超过7.8万亿美元。

因此,《试行办法》一出台,就引起了大量从业者的兴趣,与相互保险有着相似的网络互助,也变成了一个炙手可热的领域,大量互联网金融企业大胆试水,这也成为投资机构眼中价值迅速提升的标的。

到了2016年,网络互助领域的风口来临,仅在10个月内,就有14家网络互助平台拿到总计约2亿元的投资。腾讯、美团点评青睐的水滴互助、IDG支持的轻松筹旗下的轻松互助、经纬投资的17互助都在早期乃至天使阶段,就拿到了千万级别的资金支持。2016年网络互助行业一度达到了“每天都有一家新平台成立”的竞争状态。

“众筹”属性引发质疑 行业庞氏骗局频出

然而,在网络互助行业不断加速创新平台发展的同时,其网络互助本身“众筹”的属性,引发了合规质疑。在2015年底、2016年初时,披着国际互助皮的庞氏骗局MMM社区在国内“爆雷”,类似的WPP、OGE等项目也纷纷出事,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图:保监会就网络互助平台记者会

在2016年中,保监会在记者会上点名“夸克联盟”,强调网络互助计划与保险之间的差异,提醒消费者建立正确的预期,对可能的风险树立正确认知。2016年12月底,《中国保监会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发布后,保监会更是对网络互助平台采取了进场排查、问题平台限期整改等措施。

至今,监管部门对网络互助计划的监管依然严苛。2018年11月13日,“京东互保”上线1天就被叫停,京东金融方面称公司当日属于灰度上线测试,此后将对产品进行优化升级后再择期推出。不过该产品至今未再上线。

半个月后,蚂蚁金服的“相互保”突然宣布升级为“相互宝”。升级原因为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受到监管约谈,信美相互不能以“相互保大病互助计划”的名义继续销售《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

近期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人身险报告》明确指出,“相互保”产品将网络互助计划伪装成相互保险,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

业内人士表明,虽然目前有关网络互助计划的政策还不够明朗,监管也相对薄弱,但未来会随着行业的发展持续跟进,想要在网络互助领域持续发力,必须符合相应的规范。


盈利模式存疑 发展前景尚存不确定性

针对国家政策越加高压的监管,网络互助产品在不断地改进,在合法的范围内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盈利模式,但其发展前景尚不明晰。

有保险业内人士表示,网络互助产品目前主要依靠从产品征收的管理费中盈利,大概能为企业带来30%的利润。但是随着目前网络互助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不少网络互助平台为抢夺用户,会降低管理费用,大打补贴战,这会大大提升获客成本,加大平台生存和运营的压力。而且根据相关的整改措施,网络互助平台不可以设立资金池,这意味着平台借助资金池生利的路也走不通,盈利增长点还有待摸索。

此外,网络互助平台的风控也是行业的一大痛点。目前,各类产品提高了健康告知门槛。例如在就医行为方面,“相互宝”要求近两年没有连续住院超过15天,“点滴相互”要求近三年没有因为疾病连续住院超过7天。“相互宝”还设立公示制度,接受全体成员监督,并且引入了区块链技术,使之所有赔案相关证据等信息做到不可篡改并且具有法律效力。

虽然应对重大的疾病,网络互助计划平台能够提供的保障还比较有限,但是从整体上来说,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低收入人群、隐形贫困人口的因病致穷现象,缓解社会焦虑。对网络互助行业,大家还是可以有所期待。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