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下洗牌节奏加快:打破刚兑、非标萎缩、理财子公司加速度

2019/09/02/ 11:09

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落地,如今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为使理财市场能够健康长期的发展,期间监管层还陆续出台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商业银行理财产品估值指引(征求意见稿)》等一系列的政策性文件,以此来进一步规范理财市场和推动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化转型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理财市场发生了很多变化。如行业迎来“双降”、净值化产品占比走高、非标萎缩等。

面对错综复杂的市场变化,很多人想要更深的了解当前理财市场的真实状况,今天司南君便带大家一起了解一下银行理财市场的变化与趋势。

01 刚性兑付被打破,净值化产品占比走高

刚兑破,净值生。资管新规的第十八条明确要求金融机构对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这就意味着银行理财刚性兑付被打破,刚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尽管如此,为了防止系统性风险,资管新规也给出了合理的过渡期。为了防范届时尚未到期且数量众多的非标资产集中处置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于是,资管新规在原本设定的2019年6月30日过渡期的基础上,宽限了一年半到2020年底。因此,银行获得了长达两年半的整改期。

在此背景下,银行理财现状发生了新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净值化产品比例不断提升、期限错配进一步缓解、资金投向更加稳健等几个方面。

具体来看,2019年二季度,银行保本理财产品存续数量为34813款,环比减少14.19%;存续规模为2.66万亿元,环比减少35.08%。

净值型理财产品方面,2018年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提速,共有160家机构发行净值型产品5609只,并且下半年发行增速显著。而到了2019年二季度,市场存续净值型理财产品9494款,环比上升16.36%,相较于2018年末增长69.2%。全国银行净值化转型程度指数为6.09点,同比上升4.57点。

据不完全统计,单在2019年6月就有980只净值型理财发行,较上月增加42.44%。其中,封闭式产品763只,占比为77.86%;开放式产品217只,占比为22.14%,净值化转型明显。同时,在前不久才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估值指引(征求意见稿)》,进一步加速推进了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化转型。

期限错配方面,从二季度数据来看,银行理财产品平均投资期限由一季度的121天上升至138天,增幅达14.05%,上升势头明显。

理财产品平均投资期限的进一步延长使得银行产品端与资产端的期限差距缩小,有效缓和因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风险,进而降低系统性风险的发生概率。

其实,过去的十几年里,刚兑、资金池、影子银行、同业理财等问题给银行理财积累了大量风险。而在新规发布后,银行理财也迎来了“双降”。

根据中国银行最新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业务发展报告(2018)》数据显示,受监管政策影响,到2018年底同业理财规模和占比自2017年高点以来连续22个月环比“双降”。2018年底,全市场金融同业类产品(保本与非保本)存续余额1.22万亿元,同比降幅达62.57%;占全部理财产品存续余额3.80%,同比下降7.21个百分点。

资金投向方面,银行理财在资金投向上变得更加稳健。到2019年二季度,非保本理财产品投资余额的65.70%投向了存款、债券及货币市场工具。债券总体占比达53.35%。

细分来看,商业性金融债、同业存单、企业债券、公司债券、企业债务融资工具、资产支持证券和外国债券占总余额的45.06%,国债、地方政府债、央票、政府支持机构债券和政策性金融债占总余额的8.29%。这样使得风险更稳健、风险也随之降低。

02 强监管下,非标进一步萎缩

面对严厉的监管,非标萎缩已经成为行业公认的事实。

资管新规对非标资产有期限匹配的规定。公募资管产品可以投资非标,但是非标的终止日不能晚于封闭式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新规下,银行理财要投期限3年的非标资产,就只能去找愿意放3年以上的钱,这导致理财非标投资很难进行。

监管层在2018年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决定彻底叫停券商资管及私募基金投资委托贷款业务。而委托贷款在资产管理领域被广泛应用,银行通过委托贷款方式将资产管理资金投向于非标资产,这在之前是常态。

业界一直将委托贷款视为影子银行的来源之一,在业内,很多人都知道委托贷款大多是以产品之名,行通道之实。

有圈内人曾这么解释:

委托贷款基本上都是走通道,你可以这么理解,比如银行资金看中了一个项目,比方说想去做配资,但银行自己的资金是无法去投这种项目的,那就借券商的通道走一下,名义上是买券商产品来理财,实际上钱是通过这个产品去做了配资,而银行也实现了表内转表外。

尽管通过以上操作银行既可赚取中间费,又可从贷款企业获取利息,但这么一来不仅加剧了资金的空转,而且还造成了信贷统计的失真,进而掩盖了银行的信贷风险。于是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影子银行等通道业务被清理。

社融口径下的非标规模近期出现的下降,根据最新数据显示,

2019年7月,委托贷款余额为11.79万亿元,同比下降10%;信托贷款余额为7.82万亿元,同比下降4.3%;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3.31万亿元,同比下降15%。

而2018年1月,委托贷款余额为13.89万亿元,同比增长2.9%;信托贷款余额为8.59万亿元,同比增长30.2%;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4.58万亿元,同比增长1.5%。

很明显在2018年1月的时候各项数据还处于缓慢增长的状态,但在资管新规出台后的这一年多时间里,社融口径下的非标总规模从27.06万亿变成了今年7月的22.92万亿,足足减少了4.14万亿,而且规模还在持续萎缩中。

另外,明股实债也被叫停。

在2016年10月,银监会召开2016年三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严禁银行理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银行理财参考银行自营贷款投资来进行监管。此后银监会多部法规要求银行执行落实“穿透”原则,禁止同业、资管计划进入房地产。在房地产严监管环境下,基本封堵了通过明股实债方式向房地产企业放款。

而在银监体系下,2017年更新的《G06理财业务月度统计表》中将名股实债定义为“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将其列入非标准化债权资产。

同时,私募基金明股实债业务在监管领导讲话中被否。2017年12月,中基协会长洪磊在第四届私募投资基金峰会讲话指出,从基金的本质出发,任何基金产品都不能对投资者保底保收益,不能搞明股实债或明基实贷。

具体法规梳理如下所示: 

[1]2018年1月5日,保监发[2017]282号文,叫停明股实债型保险股权计划;

[2]2018年1月17日,保监发[2018]9号文,将明股实债列入坚决打击的违法违规保险经营活动之列;

[3]2018年1月19日,保监发[2018]6号文,要求保险投资私募基金、PPP项目与被投资企业经营业绩挂钩等。

现在的状况是,非标从规模、来源等都被围堵,而且从投向上也做了极大的限制。所以,非标萎缩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

03 理财子公司跑步进场抢客

2019年可谓是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元年。当前,以间接融资为主的体系面临杠杆率过高、直接融资发展缓慢、货币政策传导受阻的困境。

在资管新规之后,打破刚兑、消除多层嵌套、禁止资金池的情况下,银行理财子公司以其灵活化、分散化、透明化的特点呼之欲出。

8月28日,中信银行副行长郭党怀在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透露:

中信银行筹建中的资管公司将注册在上海,目前已经和上海市政府和监管部门进行了对接。这是最近准备筹建的一家,而早在这之前已经有很多家银行理财子公司跑步进场了。

据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2家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22家待批准。获批筹建的包含六大行、三家股份行以及两家城商行,涉及的理财产品规模约11.7万亿元,加上待批准的22家理财子公司,涉及理财产品总规模接近20万亿元,占行业理财规模的90%。

可以看出,在目前银行理财产品加速净值化转型、去旧立新的情况下,众多理财子公司跑步进场抢夺客户。这些银行理财子公司背后有母行雄厚的实力支撑,而且在投资范围、投资门槛、销售渠道等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

尽管如此,银行理财子公司同样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1]脱离母行,不再兜底;

[2]面临理财子公司新的利润分配、薪酬待遇、系统建设的问题;

[3]人才队伍的培养和建设,需要更加专业化的运营能力和投研能力,提高财富管理的专业度和产品的吸引力;

[4]在资源分配上,需要做好和母公司协同的关系;

[5]需要搭建新的渠道,实现真正的走出去,做到与同行争资源,与资管行业专业机构抢客户等。

为了能够从竞争激烈的行业中脱颖而出,所以最近各个银行理财子公司百万年薪,在市场上抢夺高复合型人才,以此来加强自己的人才队伍建设。

司南君观察到,在某招聘网站上,有将近20个关于理财子公司的岗位招聘,地点以上海为主,岗位则五花八门,销售总监、风控岗、产品负责人、人力资源岗、运营团队负责人等各类都有。甚至还有理财子公司直接放上了董事长的职位虚位以待,年薪54-90万,要求应聘者的相关从业经历为10年及以上。

不过,面对上述挑战,有业内专家给出了建议,司南君觉得可行。具体的便是银行理财子公司可以积极地同其他专业资管机构进行合作,充分发挥不同类型资管机构在经营理念、管理机制、人才储备等方面的不同优势,互取彼长,各补此短,在相互配合中尽快补齐在主动管理能力等方面的短板。这样的话,就可以更加快速的促进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适应市场。


文章来源: 亿欧